首页 > 专题系列 > 社会 > 正文

以社会事业发展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2018-05-23 11:11:17   来源:   点击: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在这一阶段,社会事业作为涵盖教育、卫生、文化、民政等多个领域的复合板块,各种矛盾集中爆发。而各种矛盾的产生往往是因为发展存在诸多短板,出现结构性问题。推进社会事业发展既是在破解难题、补齐短板,同时又巩固、厚植优势,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社会事业发展滞后已制约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从需求和供给角度来看,公共服务供给不足严重制约消费需求。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于投资和出口,“三驾马车”中的消费需求始终是短板。当前,国内经济已进入L型探底阶段,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进出口、财政支出、社会融资和信贷等经济数据全面下滑。提振消费需求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经济软着陆中被寄予厚望。但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导致城乡居民消费能力难以释放。比如,公共教育服务不到位,家长就必须基于保障子女的持续教育进行储蓄;公共卫生服务不到位,快速增长的医疗支出必然导致规模巨大的预防性医疗储蓄。
  从关联产业发展来看,社会事业体制缺失直接制约了第三产业,尤其是社会服务产业的发展。社会事业作为现代产业的组成部分,其投资、消费及劳务价值将一同被计入国内生产总值,直接为经济增长率作贡献。但长期以来,社会事业体制建设始终存在着不容忽视的问题。比如,中央和地方促进社会事业发展的权责划分不清、地方政府社会事业财权与事权不匹配,公益性社会事业与经营性社会产业界限模糊,过度市场化与高度壁垒并存等。此外,社会事业管理思路落后于经济发展所处阶段,传统思维定式阻碍社会资本流入,社会服务产业发展根基不厚,种种因素均制约了相关产业发展,影响了其带动就业和其他行业发展的作用。
  从要素支撑层面来看,人力资本不足制约技术创新。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研究生培养国,科技人力资源的总量全球最高,但高端科技人力资源却非常缺乏,人力资本贡献率仅为35%,远低于发达国家75%的标准。特别是在一线操作层面,高级技能人才供需严重失衡直接导致自主创新和管理创新不足,使得经济发展更加依赖投资拉动。

  加快发展社会事业是转变经济发展的重要路径

  发展社会事业是稳增长的重要引擎。在本轮经济结构调整中,社会事业作为投资者、创业者眼中的“蓝海”已成为资本的聚风口。大量互联网企业进入影视、游戏和文化产业,大量房地产企业转型投资旅游、演艺和体育等产业。传统产业通过互联网“+文化”“+旅游”“+体育”等跨界融合创新,社会事业领域新业态、新模式、新服务、新产品不断涌现。
  发展社会事业是释放消费需求的重要支撑。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推进过程中,城乡居民在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方面被动的预防性储蓄会减少,实现预防性储蓄向即期消费需求转化。基本公共服务可及性增强,将进一步改善消费服务水平,使城乡居民潜在消费需求向现实消费需求转化。基本公共服务普及程度提高,将进一步减少配套消费项目成本,降低综合消费价格,推动潜在消费意愿向有效消费需求的转化。
  发展社会事业是集聚人力资本的重要基础。社会事业与人的关联度极高,其领域涉及自然人“生、老、病、死”各个环节。在生育环节,通过保证出生率、降低新生儿缺陷发生率,解决了人力资本“总量基数”问题;在培养环节,通过发展面向社会大众的多层次现代教育,解决了人力资本“个体质量”问题;在健康环节,医疗卫生事业保障了人口健康、使人才使用效率保持在较高水平,文化、体育、旅游、广电等事业的发展,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激发了人们的灵感,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推进创新。
  发展社会事业是深化改革的重要保障。当前我国所处的经济社会转型的特殊阶段,决定了经济体制改革需面对更加复杂的社会利益格局和多元化的社会需求,需要协调更多的利益关系。推动社会事业发展,使广大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有利于破除利益藩篱和阻力,推进改革进一步深化。

  加快社会事业发展促进经济发展

  以保基本、补短板、兜底线、惠民生为中心任务,推动完善城乡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在“十三五”期间要继续改善教育、卫生、文化、养老、体育等领域基本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条件,引导公共资源特别是人才资源向农村、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连片贫困地区倾斜。充分利用互联网、云技术、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和手段,促进公共服务资源跨城乡、跨区域共享。结合户籍制度和居住证制度,完善流动人口融入城镇的基本公共服务政策。
  坚持建机制、促公平、强动力,协调社会事业体制改革。进一步强化政府主体责任,严格进行总量控制。对公益性社会事业,要鼓励多元主体参与,按照民办公助等各种形式进行联合,由财政资金按照项目实际情况给予补偿。对经营性社会事业,要进一步下放自主权、放宽准入,引入市场规则,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按照公平与效率并举、事业与产业并重的前提,通过市场配置提升供给效能,通过社会参与满足居民需要,并综合法律、规划、监管、政府购买等手段引导社会事业领域改革良性发展,形成政府引导、市场配置与社会协同的共建模式。
  围绕稳增长、调结构、增活力加快社会领域服务业发展。大力发展面向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的教育和科技事业。通过新技术的应用和推广,不断创造新的、附加值更高的、更好满足消费需求的产业增长点。大力发展面向多层次社会服务需求的卫生和文化事业。在强化政府在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中的责任基础上,注重发挥市场机制的积极作用,动员和吸引社会力量参与营利性医疗机构建设。完善公共文化服务、电影产业、著作权等相关领域的配套立法,推动社会服务产业的跨越式发展,为社会提供丰富多彩、形式灵活、可选择余地较大、能够满足不同人群需求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推进社会福利由补缺型向适度普惠型转变,大力发展面向底线公平与全面发展的人口和民政事业。

相关热词搜索:社会事业 经济发展 方式